紅火焦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淺談《波士頓市政廳》的建築鏡頭之功能

肥內影談2022-10-04 20:32:590

電影問題徵集之六。

提問:紀錄片《波士頓市政廳》中建築的功能和含義?

回答:一如懷斯曼其他作品,建築物鏡頭也是起到在場與場之間的過渡或緩和或連接的功能;但是它們的使用有彈性,尤其並非所有場間都有建築空鏡。舉例來說,在市長以休士頓災情反省波士頓的防災能力之後的段落,是辦事員巡視一建築工地,反覆確認施工細節,在這兩個段落之間,有13個空鏡頭(如下),它們的關係像是有「時間」的連續性(天色逐漸暗下來?),也像是有「空間」的指示(從鬧區往郊區?),尤其後者,鏡頭8與鏡頭9本身也起了過渡的功能,從林立的大廈轉向較為低矮的建築,並且在鏡頭9出現了道路,然後隨著交通指示牌與道路,重新錨定新的「舞臺」。建築群像在回應前一場市長討論到天災應對能力,建築群們以一種傲然的方式挺立,不論是單獨的還是群聚的;而這些聳立建築物,有它們強壯的理由,於是帶我們到較遠的住宅公寓施工現場,看到監督單位是如何專業地且鉅細靡遺地檢查與核對施工標準。又比如在市長沉重地談新的募款委員會長帶來的經費困境之段落與討論收容所混雜問題的段落之間出現了17個鏡頭作為轉場,而這17個鏡頭主要是墓園的影像,隱喻作用不言可喻──墓地將是這些流離失所的人最終歸宿。因此這仍是三種性質的客體(自然客體、表意客體、審美客體)之間的切換,有時偏重這一種、有時那一種,有時又是混合的性質。這也許跟主題有關。比如在《國家美術館》,因為是單一的空間,因此轉場間隙鏡頭多數仍在建築內部,尤其在從展場到會議的切換最為明顯,因為總是要回到會議室的走廊;但市政廳與《書緣:紐約公共圖書館》一樣,拍攝對象本身涵蓋的範圍就大,市政廳畢竟要管整個城市,並且也有相關部門分散開來(紐約公共圖書館也有眾多分館),從而拍攝建築物就像是理所當然,起碼起到轉換場景的提示。這對熟悉波士頓的觀眾來說應該是一目瞭然,而對不熟悉波士頓的觀眾來說,則增添自由解讀的樂趣。當然,要窮究本片建築鏡頭的所有含意,那估計是一大篇文章(甚至該是篇論文)能處理的了。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